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佳道 > 仙侠 > 大荒扶妻人 > 第一百三十六章:姜淮惊恐,那个女人提着斧头回来了!

接下来数日,平安无事。

老爷子不在京都,据老爷子派人传回来的信儿,姜淮应该也不在京都,京都一下子安静了不少。

赵昊整天闲的脑袋都快拔秃了。

欣悦茶楼,有孟龙堂和周九奉照看着,兄弟俩虽然没正儿八经学过什么东西,但跟着赵昊混的多了,高端场所该有的东西他们都见过,心悦茶楼开张半个多月了,愣是一点岔子都没有出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刚开业那几天每天新增几十个心悦贵宾的盛况消失不见了。

兄弟俩索性直接上架了心悦仙酿,只有心悦贵宾可以常量购买,同时上架了几款新型的香水,心悦贵宾每天限购一瓶。

紧接着,心悦贵宾又迎来了一波激增,凡是家里有酒鬼或者婆娘比较凶悍的,基本上已经人手一个心悦贵宾身份了。

青楼那边倒是正常运转,虽然被皇帝敲打了一波,换上廉价香水降了价,但相较于其他青楼价格还是高上不少,反而因为降价的原因,抢了别的青楼不少客源。

芳菲榭和醉梦乡都有些急了,纷纷让自家的姑娘也朝艺师方向转型。

结果……技术指导跟不上,硬件水平也不达标,别的不说,光香水和那黑色丝绸都搞不到。

鲍杨和朴昶愁啊!

因为以前和天香阁一个档次的青楼,就芳菲榭和醉梦乡两家,现在天香阁上天了,抢到的客源也大部分来自于他们两家。

反倒是那些小的,以实惠闻名的青楼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难受……

照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被赵昊干倒闭。

他们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跟姜琉一起,把青楼卖给赵昊了。

这纨绔当初说的“要么现在卖给我,要么被我干破产以后廉价卖给我”,真的不是吹牛逼。

两宗大生意都不用自己管,赵昊自然就闲了下来,每天能做的事情,数来数去就那几件。

数钱。

给凰禾拔死气倒刺。

被凰禾搂着睡觉。

把凰禾哄睡着了以后,溜进红苓的屋里睡觉。

总之,睡觉和睡觉都挺重要,一个也不能拉下。

几天下来,枯荣文星上面已经漂浮了数千根死气倒刺,若是有机会,甚至能当场废掉一个宗师。

当然,这个废掉不是完全废掉。

毕竟,即便当初凰禾伤势最重的时候,也能轻松取自己狗命。

不过身边只要有一个一品左右的保镖,自己便不用惧怕宗师了。

赵昊缺一品保镖么?

不缺!

倒刺拔完之后,凰禾就离开了京都,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离开京都,不过赵昊说这是为了曲线杀姜淮,她就只能信了,这些天的相处,她对这个好弟弟的信任已经毫无保留了。

剩下的时间,赵昊则是逮着机会就朝钟粹宫里面跑。

钟粹宫。

“你怎么又在钟粹宫?”

赵昊瞅见姜乐清,顿时一阵败兴。

经过前几天的一番事情,小情侣总算放下了最终的隔阂,而在赵昊的宽慰和保证下,姜芷羽也慢慢从悲痛的情绪中走了出来,正是该感情升温的时候。

却不曾想,出来一个搅屎棍。

三日守孝期过,钟粹宫刚解封,姜乐清听说姜芷羽奶娘去世,以少女之身开始母爱泛滥,说什么都要陪着这个可怜的妹妹,三天两头往钟粹宫里面跑,有时候甚至会和姜芷羽一起睡。

虽说是好心吧,但搞得赵昊不胜其烦。

明明前几天都搂着媳妇儿一起睡了,结果这几天小手都没拉到一下。

可偏偏人家是好心,还没办法骂她。

姜乐清看到赵昊也是头大:“你怎么整天想着占芷羽便宜啊?别想着趁虚而……”

赵昊气笑了:“我是芷羽未婚夫,看不看媳妇儿,轮到你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妖魔鬼怪指点?我和芷羽以后要是抱孩子晚了,责任全部在你!”

“呵呵呵,抱孩子?”

姜乐清乐了:“你倒是想,你也不问问芷羽想不想?”

一旁姜芷羽小声说道:“想……”

姜乐清:“……”

赵昊嘴都要笑咧了,正准备开口怼她,却被姜芷羽扯了扯衣角。

他想了想,便从兜里掏出了三五个瓶子,递到姜乐清面前:“我想跟芷羽说会儿悄悄话,给个面子!”

姜乐清定睛一看,顿时有有些意动,这些日子香水已经成为了所有权贵家女眷都追捧的东西,没有任何女人能抵挡得了香水的魔力。

她也买了不少,不过都是基础款的,都是单一中品花提炼的,虽然也很香,但满足不了她的收集控。

新款和复合型的又太少,明面上只有心悦贵宾才能买得到。

只是心悦贵宾一个月五十金。

虽说五十金对于皇家女算不得多,但姜峥节省惯了,连带着姜家的家风都颇为节俭,唯一一个富养的女儿就是姜芷羽。

所以,让姜乐清拿出这么多钱买一个买香水的资格,实在有些舍不得。

但看赵昊手中瓶子的颜色,应该都是新款的……

姜乐清努力把目光移开,尝试了几次最终宣告失败,只好说道:“我,我这是看在芷羽也喜欢你的份上,可不是因为香水……”

说着,就把几个瓶子揣到了兜里,转身拉住了姜芷羽的手,小声道:“虽说赵昊不坏吧,但终究有些不老实,现在还没成婚,莫要被他占了便宜。”

“嗯……”

姜芷羽轻轻点了点头,像个乖巧的小宝宝。

“唉!”

姜乐清叹了一口气,亲昵地揉了揉她的面颊:“傻丫头,想我了派人去承乾宫叫我。”

说罢,便离开了钟粹宫。

啧啧……

还叫我媳妇傻丫头?

整个皇宫数你最……

算了,比她傻的人多了去了。

赵昊瞅了一眼她离去的方向,感叹道:“其实这个人除了有点傻、有点情商低、长得没你好看还没啥才艺之外,人还挺好的。”

别的不说,光是不求回报来钟粹宫陪姜芷羽这一点,就已经很讲义气了。

姜芷羽嗔怪地看了赵昊一眼:“人家也是好意,你还这样说人家!”

赵昊一副被冤枉的模样:“我这不是夸她么?这叫欲扬先抑。”

姜芷羽轻啐一口:“都抑成这样了,还能扬得起来么?”

“当然可以啊!”

赵昊走近了一步,微微笑道:“你看你前几日都把我贬损成什么样了,现在不照样想给我生孩子么?”

姜芷羽俏脸红了红,随即别过头去:“刚才有外人在,不过想给你一个面子罢了,谁要给你生孩子!”

说罢,便踩着轻快的步伐走远,坐在了榻上。

赵昊则是坐在了她的旁边:“我正有此意,过二人世界多好了,到时候被窝一钻,就是神仙般的日子,有了孩子反而不美。”

姜芷羽美眸一横:“谁要跟你过二人世界?”

“那就是还要孩子……唉!如果你真想要孩子,我也不能不从。”

“你……”

“我听你的!”

“……”

姜芷羽轻啐一声:“真不要脸,你我还未成婚,不准轻薄于我!说说吧,这些天赚了多少钱?”

“哎?那就是成婚以后,就能随便轻薄了?”

“呸!快说!”

“我们老赵家向来是女子管钱,但你也说了你我尚未成婚,这钱暂时还不能交给你管。”

“我偏要管!”

“那就是你已经默认我们有夫妻之实了,来!嘴儿一个!”

“登徒子,住嘴!”

一番打闹,衣衫些许凌乱。

姜芷羽倒在床榻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眼波温柔,又带着一丝迷醉。

心想那心玉果然是个害人的东西,在自己心头时是穿肠毒药,放在赵昊心尖,却让自已愈发难以抗拒他。

看着他双手撑在自己两侧时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姜芷羽心中愈发不服气。

若非有心玉拖后腿,倒在榻上手足无措的人应该是他而不是我。

“咚!”

“咚!”

“咚!”

不知是不是心玉的原因,两个人心跳频率出奇的一致。

听赵昊呼吸已经开始变得粗重,姜芷羽连忙把他推开:“对了,乐清刚才求我帮忙。”

赵昊揉了揉胸口:“姜乐清,又是姜乐清!每次气氛到的时候你就提她,改明我找画师给她画一幅画像!”

“嗯?”

姜芷羽好奇道:“给她画像做什么?”

赵昊骂骂咧咧道:“做什么?挂床头避孕啊!”

姜芷羽:“……”

她愣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脸轻轻啐了一口。

赵昊双手呼扇着,送来凉风给脑袋降温,过了一会儿那种上头的感觉才渐渐消退。

不是说不想,而是不忍心欺负这楚楚可怜的小狐狸。

姜芷羽看他这幅模样,心中一阵欢喜,便趁他不注意在他脸颊上蜻蜓点水吻了一下,待他发了一会愣回过神时,又飞快把他推开,然后轻轻帮他整理凌乱的衣襟:“这些天,都是乐清在陪我,这个忙我想帮。”

唉……

姜乐清,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禁欲。

赵昊有些无奈:“说来听听,要是借钱的话就免谈了,我赵日天别的不缺,就是缺钱!”

姜芷羽白了他一眼,随后从怀里取出一袋沉甸甸的钱袋。

赵昊更不乐意了:“你有也不能借啊!”

姜芷羽轻笑道:“不是借,这本来就是她的钱。最近荒国书局拨款减半,秦知礼为了省钱忙得焦头烂额,秦府又不愿接济他。乐清于心不忍,又不好意思亲手把钱给他,就想着以你的名义……”

“一个个口嫌体正直。”

赵昊乐了,直接把钱袋接了过来,掂量了一下,大概有个一千金的样子:“你看她这不厚道啊!有这么多钱,也不说多买点香水接济一下我。给秦知礼那愣头青开书局,跟把钱拿去打水漂有什么区别?”

“你就说帮不帮吧!”

“不帮!她找你帮忙,到最后事儿是我办的,人情是你得的,咱俩还没成婚,这赔本的买卖我可不能做。”

“你!”

“除非你再亲我一下!”

“你走!”

“你还是没有想明白这个逻辑,如果你听我的,那么她办成了事儿,你得到了人情,而我得到了亲亲,这就是一个没有人受伤的世界。这不是占不占你便宜的事情,我主要想让世界和平。”

“你走!”

……

夕阳沉没,薄暮初临。

乾清宫。

姜峥批完最后一份折子,揉了揉眼睛,准备趴在书案上小憩片刻。

好巧不巧,就在这时,曹公公踩着小碎步走了过来,轻声说道:“皇上,秦知礼求见。”

听到这个名字,姜峥大为头疼,不耐烦道:“要钱没有,让他滚蛋!”

秦知礼这个名字,如今已经跟荒国书局绑定了,不然小小一个秦知礼,哪能说求见就求见。

姜峥本来也对荒国书局极为上心,毕竟是关乎荒国千年文脉的事情。

可这段时间,各种事情忙得他焦头烂额,先是拍下来了破虏内甲,又因为姜芷羽的病情拍下来了一堆丹药,早就把书局的预算花完了。

拨给书局的款项何止砍半,现在秦知礼简直步履维艰,为了省钱吃饭都只啃大馒头。

连着几天,秦知礼每天都求见,但一次面都没见着。

曹公公笑眯眯道:“他说这次不是来找您要钱的,而是帮您省钱的?”

“哦?”

姜峥瞥了他一眼:“他该不会想带着朕一起啃大馒头吧?罢了,让他进来,我倒是想看看他有什么高招。”

“哎!”

曹公公点点头,便踩着小碎步出门了,不一会儿就带着一个木工打扮、面色蜡黄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知礼一过来,就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

姜峥瞅他这副模样也吓了一跳,早就听说秦知礼为了省钱过得艰苦,可他还真的没想过艰苦成了这个样子。

单瞅着脸色,估计还真是只啃大馒头了,别说肉,估计连青菜都没有一根。

听说这小子因为赵昊的事情跟家里吵了一架,一文钱没带就出门了,俸禄没下来也不愿花拨下来的款,生活花销全靠典当东西。

“快起来吧!”

姜峥也有些无奈,他年纪大了,见不得这个。

感动么?

感动!

但你要是想要钱,对不起,这个真没有。

“谢皇上!”

秦知礼站起身,眼巴巴瞅了姜峥一眼,等着姜峥开口问。

姜峥也看着他,就是不开口。

站了好一会儿,秦知礼终于忍不住了:“皇上,微臣找到了一个节省开支的好办法。”

姜峥沉吟片刻,缓缓开口道:“有多节省,靠现在拨下去的款项能完成么?”

秦知礼:“……”

他感觉皇帝很幽默。

但想了想这好像不是幽默,而是认真的。

这老头是真不打算拨款啊!

就现在拨下来的款项,说难听点……够干啥的?

看秦知礼一副欲言又止,无比为难的样子,姜峥也有些不忍心为难他了,便问道:“什么方法,详细说说。”

秦知礼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连忙从随身的挎包里面拿出了两块木板。

一块木板上,板板正正刻着字,正是以前的雕版印刷板。

另一块木板上面嵌着一个个小木块,每一个木块上面都刻着一个倒字。

他兴奋地解释道:“皇上您看,这一块是我们以前的印刷板,每一页书都要准备一块新的,会降低成功率不说,投入的成本也大。但如果把每一个字都拆开,然后调整顺序嵌到板子上面,就能每一块都重复利用了。

皇上,我打算将这东西设置成铅的,它比木头耐用多了,而且金属质地柔软容易雕刻,就是现在缺钱缺工匠,您看……”

看到这活字印刷的时候,姜峥双眼精芒大盛。

作为一辈子都在为荒国赚钱和省钱的皇帝,他一眼就看出这活字印刷的价值。

若是之前的雕版印刷,一块版面用完就可以搁置了,要么直接扔了,要么一直存放到下次再印这本书,不管怎么选择都会造成极大的浪费。

但活字印刷,能完美解决这个问题。

若想长久使用下去,的确适合选择金属作为原材料。

但这也就意味着,前期投入更大。

听到后面,他直接被秦知礼逗笑了。

若这玩意儿是赵昊拿过来的,肯定会先对这活字印刷大吹特吹,说能给百姓带来多少实惠,对荒国有多大意义,给皇家带来多少利益,然后才会开口要钱,要大钱。

但这傻小子,一点推拉都不懂,直接傻乎乎开口了。

可越是这样,姜峥越是欢喜,忖了一会儿开口道:“这样吧,朕前些天偶得一些丹药,等卖出去就把钱款给你拨过去!”

前些天刚在麟羽阁拍下来一批丹药,还没来得及全给姜芷羽送过去,三尾之劫就直接渡过去了。

现在他手上一大批丹药,不过得等明天麟羽阁开阁才能卖出去,虽说京都有购买能力的人不少,但一个个都把钱藏着掖着,生怕自己知道他们贪污或者别有所图。

秦知礼大喜过望:“谢皇上!”

旋即又露出一丝忧色:“皇上,把丹药卖了,您吃什么啊?”

这傻小子,还真不会说话。

姜峥摆了摆手:“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还是说说你吧,这活字印刷你是怎么发明的?”

秦知礼挠了挠头:“说出来也惭愧,若不是赵昊启发我,我也发明不出来……”

说着,就又从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糕点盒子,上面写着点酥庄三个字,自从月圆大典以后,这家糕点铺原地起飞,一下子就占了权贵之家八成购买渠道。

秦知礼打开盒子,露出两排整整齐齐的糕点,每一个上面都刻着字。

除了第一个糕点被咬了一口,其余都是完整的。

连起来看。

“荒书国局多苦累,天香姑娘陪你醉。”

竟然是给天香阁拉客人的广告,而且摆放的顺序还弄错了。

姜峥嘴角抽了抽,笑道:“那你觉得,这活字印刷,你占几分功劳,赵昊占几分功劳?”

秦知礼思索了好一会儿,认真道:“五五开吧!”

姜峥忍不住笑了笑,这孩子倒也实诚。

他看向曹公公:“大伴,朕今天得了糕点一盒,太多吃不完,去把赵昊和乐清这俩孩子叫过来。”

听到姜乐清的名字,秦知礼顿时就激动了起来,但当着姜峥的面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把头埋得低低的。

姜峥则是指着旁边的小板凳:“别站着了,坐吧!”

承乾宫离得近,姜乐清很快就到了,还未进大殿门,就满心欢喜地喊了一声“爹”。

这段时间,父女感情又增进了不少,若是没有外人,姜乐清都是喊“爹”,今日来这里是为了吃糕点,自然没有什么外人。

结果一进来,还真发现一个外人。

看到秦知礼,她的脸色顿时就寒了下来:“你怎么也在?”

“我……”

秦知礼话到嘴边,最终还是没说出口,一双眼睛挂在姜乐清身上就舍不得挪走了。

姜峥则是笑呵呵道:“乐清,过来坐!”

说着,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椅子。

姜乐清敢跟别人耍小脾气,却很少给姜峥耍,便气呼呼地坐到旁边,不跟秦知礼说话。

沉闷的气氛一直持续到赵昊来。

“嘿!老丈人,请我吃东西啊?”

他瞥了一眼旁边,小声嘟囔道:“咋还有俩抢食儿的?”

姜峥:“……”

姜乐清:“……”

秦知礼:“……”

赵昊大喇喇地捻了一块糕点,下意识就往自己嘴里塞,结果快到嘴边忽然停住了,翻来覆去瞅了又瞅,横眼看向秦知礼:“好你个狗东西,送你吃的,你借花献佛?好家伙,比我还能舔!”

姜乐清:“……”

秦知礼长了张嘴:“赵兄你听我说……”

姜峥似笑非笑扫了三个年轻人一眼:“一人四块,快点吃吧!”

“哎!”

赵昊见有人跟自己分吃的,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不情不愿地捻起两块。

姜乐清则是一点吃的意思都没有。

倒是秦知礼,得到姜峥首肯之后,当即就抓起几块,吃相极其狼狈,今天刚啃了一口糕点,他心头就冒出了活字印刷的想法,就直接去搞了,搞出一个样品后就直接来皇宫觐见,到现在一口东西都没吃。

赵昊一脸嫌弃的样子:“真特娘的饿死鬼投胎!”

一旁姜乐清神情不忍,瞪着赵昊含怒道:“你没有把钱给他?”

赵昊瞥了她一眼,不屑道:“你是不是傻?这二货自尊心那么强,你要直接把钱给他,他能要么?”

“你,你别讠……”

“要是让他知道这钱是你接济他的,他自尊心就更受不了了!”

“你!”

“所以我只能先替你保管着,一顿一顿送给他吃,不然还能咋,直接一千金砸给他?”

“你……”

姜乐清懵了,她让姜芷羽帮忙转交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不暴露自己么。

结果这算什么?

大声密谋?

果然,秦知礼愣住了,连吞咽的动作都停止了:“乐,清?”

赵昊一拍脑门:“嗐!你瞧我这记性,忘了这傻小子也在。”

姜乐清:“……”

姜峥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拍在了赵昊的脑袋上:“狗东西挑唆矛盾有一手,跟我来,有事情交代!”

说完,瞪了赵昊一眼,便背着手朝殿外走去。

赵昊连忙跟了上去,只要他溜得够快,殿内的尴尬就与他无关。

于是大殿里只剩下了这一对曾经的小情人。

至于什么结果,赵昊不关心。

其实到底什么结果,根本没必要猜。

偏殿中。

姜峥躺在了软塌上,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赵昊:“你好像挺想促成这一对儿?”

赵昊笑呵呵道:“本来没想过,但架不住芷羽说啊,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当初您这个当老丈人的非得把他们拆了,还不得我这个当女婿的替您赎罪啊!”

姜峥鼻子都气歪了:“什么叫我拆的?”

赵昊理所当然道:“可拉倒吧!我可都听芷羽说了,是您当时赐婚的时候没考虑好,赐了两个婚还冲突了,秦恪为了您的面子才主动退婚的,可不就是您拆的么?”

姜峥:“……”

芷羽说的啊,那没事了!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赵昊,继续问道:“活字印刷呢?恐怕你小子早就知道怎么改良了吧?”

“昂!”

赵昊直接了当点头。

姜峥愣了一下,一开始看到那糕点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会不会真如同皇姐说的那样,这个小子在藏拙,没想到这么直截了当地就承认了。

他问道:“那你为什么不亲自拿出来?”

赵昊咧了咧嘴,有些不好意思道:“父皇!你看我这,青楼茶楼一起开,左手香水右手酒水的,每天净忙着数钱了,哪还好意思赚您这一千金啊!”

一千金……

便是上次把雕版印刷术坑过来时,给赵昊的赏赐。

姜峥噎了一下:“你这狗东西,还嫌父皇穷了?”

他有些无奈,没想到这种足以推动时代的东西,在赵昊眼中不过就是区区一千金。

赵昊连连摇头:“哪敢啊!这不是听芷羽说,前些天您整天往钟粹宫里运丹药。我这人您也知道,人生格言就是知恩图报,所以就想着赶紧赚钱,多给您交点税!”

姜峥:“……”

好特娘的一个多给我交点税。

他感觉脑仁子有点涨疼,揉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他拍了拍旁边:“坐!”

“哎!”

赵昊笑嘻嘻地坐了下去。

姜峥开口问道:“昊儿,你觉得你经商才能如何?”

赵昊沉默片刻:“一般吧……”

姜峥皱眉,这还一般?谦虚过头了吧?

赵昊清了清嗓子:“比起经商天才,我更希望别人叫我大发明家。说出来您可能不信,我对钱根本就没有感觉,我每天脑袋里面想的都是,如何让香料更香,让酒更醇,让戏更好听,让姑娘更带劲……最后一个不算!

您知道我的,我的人生格言就是要有工匠精神。只要把产品做好了,还需要有经商天赋么,百姓用脚投票都知道要买我的产品啊!我若盛开,蝴蝶自来。”

姜峥:“……”

这话乍一听好像挺有道理。

但仔细一想,好像确实特娘的有道理,赵昊这段时间能捞这么多钱,懂得宣传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香水香、酒水醇、戏好听,姑娘也……

做到了这一点,赚钱是迟早的问题,他的小手段,只不过是将赚钱的环节提前了而已。

他心中默默叹了口气,若赵昊这样的人早出现几年,荒国何苦积贫?

赵昊也在看着姜峥,不知道他忽然跟自己提经商才能的事情。

总感觉可能是好事,但不完全是好事的样子。

姜峥思索良久才问道:“昊儿,如何才能一直有钱?”

赵昊忖了一会儿道:“一直赚钱,就一直有钱。”

姜峥循循善诱:“那如何才能让百姓有钱?”

赵昊心中生起了一丝戒备,虽说姜峥对应的星子黑气并不多,但他感觉这小老头一定别有所图。

不过他神色如常:“那就让每个百姓都有赚钱的手艺。”

“若是手艺不多呢?”

“那就添一点。”

“嗯……”

“那你觉得荒国百姓有钱么?”

“我瞅京都的百姓都挺有钱!”

姜峥摇头苦笑:“能住在京都的,哪一个不是身怀本事。也难怪,你从小到大几乎没出过京都,自然不知道普通百姓生活有多窘迫。昊儿我问你,你愿意带着百姓一起赚钱么?”

原来如此。

赵昊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时间心中不知是喜是忧。

他当即就拍着胸脯道:“那必然可以啊!我人生格言就是,为百姓服务!”

姜峥咧了咧嘴,心想你小子啥时候为百姓服务过,你从小到大净忙着欺负别的有钱人了,百姓跟你一点交集都没有。

他沉吟片刻,继续说道:“朕打算成立荒国酒庄,十几年前我们荒国农业改制,每年都有不少余粮,却只能积压起来,或者贱价卖到别国。齐国的丝绸高价卖得,我们的酒凭什么不能高价卖?

若你点头,酒庄庄主就给你坐,荒国余粮皆归你调遣,只要你能带着百姓赚钱!如何?”

赵昊:“……”

他原本以为姜峥只想把酿酒的工艺要去,没想到直接要整出一个荒国酒庄。

这玩意儿,的确是个好东西,蒸馏酒的存在轻轻松松碾压时代。

荒国虽然军事实力强,但就是穷得没边,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拿不出一个招牌产业。

酒庄的存在,足以富国富民。

是好事儿!

因为他本身就不认为自己能一直把这个摇钱树攥在手里,况且酒庄也不是说开就开,等开起来以后,酒的红利也吃得差不多了。

如果赵昊是一个普通小官的儿子,肯定会欣然同意。

但……

一个荒国书局,捆住了秦知礼一辈子。

一个荒国酒庄,还想捆我一辈子?

赵昊可以确定,若是自己被捆在了酒庄之上,姜峥对自己的杀心肯定会减弱不少,因为当了酒庄庄主,

但减弱归减弱。

减得再弱,也改不了自己是镇国公独孙的事实,更不能让废物皇子中忽然跳出来一个完美继承人。

该有的矛盾,等到需要爆发的时候,一样都不会少。

赵昊心中暗叹了一声,脸上却是一脸为难的样子:“父皇!您这是断我财路啊……”

眼见姜峥脸色不虞,他赶紧改口:“给您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有两个要求。”

姜峥神色稍缓:“你说说!”

赵昊伸出一根手指头:“第一,酒庄庄主我就不当了,瞅秦知礼累得跟孙子一样,我就知道这活不好干,工艺我可以拿出来,但我要酒庄一成纯利,一直持续道我寿终正寝。”

姜峥白了他一眼,果然符合他纨绔的性格,能躺着赚钱,绝对不干活,便又问道:“第二呢?”

赵昊伸出第二根手指头:“第二,酒庄得过一年半载再开始卖酒,让我赚点钱咯!”

姜峥忍不住笑出了声。

心想这小子还真是啥也不懂,酒庄是那么好开的?光是场地、工具、人员调动和粮食调动都要花不少时间,一年半载……

好好的俩条件,全被他浪费了。

赵昊不乐意道:“咋!这条件你都不答应?”

姜峥笑着摆了摆手:“允了,允了!”

赵昊这才笑道:“这不就完了么!还有别的事儿没,没别的事儿我先回了。”

姜峥一把扯住他:“不把酿酒的工艺写下来还想走?”

一炷香后,赵昊拍拍屁股走人。

姜峥看着他的背影,心绪无比复杂。

他晃了晃手中厚厚的一沓纸,把这门技艺从这小子手里弄出来,以后就不用担心百姓继续穷困了。

若杀,不必那么惋惜。

若不杀,也能找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唉!

若这小子再有点心气儿就好了,接手了酒庄,一生用心为酒庄做事。

不仅今生生活无虞,还能世世代代为荒国赚钱。

要真这样,哪个皇帝舍得杀?

他笑着问道:“大伴,你觉得这小子怎么样?”

曹公公恭敬道:“极好!”

“会是一个好驸马么?”

“会吧……”

“会是一个好丈夫么?”

“会吧……”

“会是一个好臣子么?”

曹公公噎了一下,没有继续回答。

只是感觉姜峥年纪大了,情绪变得愈发不稳定了。

姜峥看他沉默,不由有些不满:“你这老狗越来越滑了,朕问你,你回答便是,难不成回答错了朕会吃了你?”

曹公公连忙赔笑:“皇上!奴婢刚才只是在想事情。”

“什么事情?”

姜峥白了他一眼,知道这话只是托词。

曹公公连忙从怀里拿出了两封密函:“这是从上凉城传来的加急密函,这一封是沐言城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姜峥瞳孔一凝,上凉城和沐言城都是荒国的西部大城,当年自己就是在这两地处理的战争难民问题。

自从异族被彻底驱逐,这两个地方就一直平平淡淡发展,地方官员没有什么卓著的政绩,也不会犯特别大的错误,上次见那里的官员,还是秋收时节他们来京述职的时候。

这加急密函?

姜峥连忙把密函抢了过来,确定火漆完好,才把信封撕开。

看到里面内容的时候,他脑袋不由懵了一下。

上凉城,郑家老家主,八十多岁的人了,被人扒光衣服吊在了城门上。

没死,但吓得大小便失禁,城门口到处都是他的屎尿。

沐言城,一个退役几十年的参将,十根指头全都被人掰断,绑在一根浮木上面推到了江边。

若是赵昊在这,肯定会高呼一声:好家伙!老头终结者。

若这两个人姜峥不认识,也只会会心一笑。

但这两个人,姜峥都认识。

当年自己救济难民时,这个郑家家主是全城最有钱的人,当时几人为了向他借钱费尽周章。

那个千夫长,也是当时军中一霸,以他为中心汇聚了不少**,三品实力,十分能打,但也十分能闹事。

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都对那个手持神斧的女医师图谋不轨过,气得那人差点当场杀了他们。

不过后来,争储之战的火烧到了自己身上,必须要借助这些人的力量,所以只能暂时搁置。

成功登基之后,这些人都是有功在身,便又向他们许诺了一辈子的平安。

一直以来,这两个人都是在各自的地盘上耍耍横,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有做出十分过分的事情,所以姜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今天……

是谁对他们下的手?

要知道以这两个人的地位,身边手下可是不乏二三品的高手。

而密函之中,这些二三品的高手结局跟他们一样。

一起扒光吊在城门上,一起绑在浮木上面推到江边。

是谁做的?

答案好像已经不言而喻了。

“皇上……”

曹公公见他脸色难看的可怕,不由开口问道。

姜峥摆了摆手:“你出去吧,朕没事!”

“是!”

曹公公连忙躬身,匆匆退出了偏殿。

几乎是在曹公公离开的那一刹那,姜淮的身影便凭空出现。

只见她神情骇然,声音惊恐:“她,她回来了!”

姜峥脸色也是难看至极:“没想到她真的回来了!”

……

于此同时,镇国府。

赵昊刚到大门口,就看到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

正是老爷子骑着火麟马。

他笑嘻嘻地上前:“爷爷!找到奶奶了么?”

~~~~~~~

一章一万字。

感谢【高度取决于压力和能否承受】的盟主。

加更是必须的,不过手残党真没存稿。

等放牛娃压榨一下放牛娃的牛。

三天内,应该会加更一万字的大章。

笔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