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佳道 > 历史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造就千秋万代福

当两千多关帝军分批绕到角子崖东面,堵死明军退路的时候,角子崖大营爆发了哗变。

驻守角子崖的明军大多是去年下半年刚招募的新兵,而且大多是从各地赶来想投奔晋西北的饥民,因明军封锁无法进入晋西北才无奈投军,身强力壮者被幸运地选上而免遭饿死,但这些人对朝廷本就没太多归属感和忠诚,甚至对明军封锁晋西北而颇有怨言。

他们本就是要来投奔秦川的,如今秦川就在眼前,关帝军还天天在他们面前大口吃肉,为何还不反?

交战第十日夜里,在一个名叫唐季三的把总率领下,四百余叛军趁黑夜冲击郑崇俭和几个主要将领的营帐,将将领的亲兵斩杀殆尽,并将几人捆了个严严实实。

附近的明军听闻厮杀声后还以为关帝军夜袭,连忙赶来支援,与叛军一照面便展开厮杀,一时间喊杀声和惨叫声响彻夜空,其他明军从睡梦中惊醒,也纷纷以为关帝军已经攻进大营,有的惊慌失措四下奔走,有的出于恐惧而将手中兵器砍向周围所有他辨别不清的人。

整个角子崖大营眨眼便乱成一锅粥。

被侍卫叫醒的秦川仔细倾听片刻后,便下令炮兵停止炮轰,并派传令兵迅速赶往角子崖东面传令那里的关帝军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明军炸营了。

虽说此时角子崖大营几乎不设防,趁机攻上山的话必能一举攻占山头,但炸营中的明军由于无法辨明形势、方向、敌友,只凭本能到处乱串或挥刀杀人,比清醒的时候更具威胁,所以此时上山并不是明智的选择,黑灯瞎火且积雪难行,连夜上山的危险可不少。

角子崖的厮杀几乎蔓延到了整个大营,打退了那波盲目而来的明军之后,唐季三带着数百叛军和被绑的郑崇俭退到大营靠南的角落,然后爬上营南一座箭楼,不敢点火把,只竭力大喊:“俺乃何参将标下把总唐季三,抚台大人已经被俺绑了,愿归顺关帝军的都到俺这来,不许冲阵,高举双手慢慢走过来。”

“朝廷无能,拖欠克扣咱们的粮饷还想让咱们给他们卖命,咱们迟早要被他们害死,想活命的话就跟着俺去投关帝军。”

“关帝军一日三顿天天有肉吃,咱们吃的啥?吃的啥?想吃饱饭就跟着俺去投关帝军。”

厮杀声和惨叫声漫山遍野中,唐季三的竭力呼喊显得十分微弱,既无法平复骚乱,也经不起一朵浪花。

但,总有些离得近的明军听到了他的话,也终于明白今晚到底发生了啥。

于是,开始有人往他这靠过来了。

直到天色泛明,角子崖的厮杀才渐渐平息下来。

那些杀红了眼的人渐渐恢复了清明,环顾四周遍地尸体和呻吟哀嚎的伤兵,才发现昨夜跟自己血战的全是自己人。

一直躲在地窝子里瑟瑟发抖的明军壮着胆子爬出来,瞧见外面的惨状后,又吓得缩了回去。

唐季三嗓子喊哑了就换人来喊,最后上百人一起喊,这才得以收拢了两千余人。

直至天亮,他的人仍在呐喊。

劫后余生的人或满身是血表情麻木地朝他们走来,或瑟瑟发抖连滚带爬地跑过来。

日出东方的时候,角子崖所有还能走动的明军都聚了过来,还有许多被扶着甚至抬着过来的人。

唐季三粗略清点了一下,竟只有不到八千人。

要知道,郑崇俭增兵后,角子崖大营的兵力可是一万二千之多,死于关帝军炮击、下山拦截关帝军而战死或逃散的共一千人左右,剩下的一万一当中,一夜炸营竟死伤了超过三千人。

唐季三既后怕不已,又忐忑难安,因为这场炸营是因他而起的。

事已至此,他也顾不得许多,只硬着头皮率领剩下的八千人下山,放下兵器高举白旗。

关帝军早已在三里外列好了阵型,炮阵也已后撤,等降卒下山便有数十骑飞奔过去,命降卒靠山脚排开蹲下,并粗略检查降卒有无携带兵器。

郑崇俭被唐季三交给了关帝军,并很快被带到了秦川面前。

秦川见到这个两眼红肿神情悲凉的老头后,一时也不知该说啥,只道了句:“给郑先生松绑,搬桌椅出来,煮茶。”

“是。”

几名红衣侍从回大营里搬桌椅拿茶叶去了,郑崇俭身上严严实实的绳索也被解开了,可他仍然长发凌乱无言垂首,消瘦佝偻的身形在雪中摇晃了几下,显得十分落寞凄凉。

这时,一名传令兵飞奔而来,到了秦川面前单膝跪下道:“禀大将军,昨夜里角子崖乃是因为一名叫唐季三的明军把总率兵冲击巡抚营帐,欲挟持郑崇俭下山纳降而引发的营啸,据唐季三所述,随他下山纳降的明军约八千上下,剩余明军或死于昨夜营啸或负伤无法下山。”

听到这段话,郑崇俭佝偻的身形猛然一颤,接着通红的眼角便渗出浑浊的泪水,一道道地划过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

秦川也皱了皱眉头,明军的死伤之多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只略一沉吟,他便对身边的刘有柱说道:“你带些兄弟上去看看,多带些金创药、纱布和酒精,能活命的尽量救,活不了的……就给他们个痛快吧。”

“是。”

刘有柱立马点人去了。

“呵……”

一旁的郑崇俭忽然发出一声似哭似笑的怪声,然后抬起头仰望夹在云缝中的朝阳,呐呐道:“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将功成万骨枯……”

秦川瞥了他一眼,随口回了句:“造就千秋万代福。”

“造就千秋万代福?造就千秋万代福……”

郑崇俭眼里现出迷茫之色,又喃喃念叨着秦川随口回的那句。

秦川没理他,只转身跟传令兵吩咐了几句。

红衣侍从很快搬来了一张小桌和两张马扎,并架茶壶升起了火。

没多久,两杯热茶摆在了桌上。

秦川坐下,指了指另一张马扎:“郑先生,请坐。”

郑崇俭已恢复了些清明,也不再喃喃自语,转头定定望了秦川片刻后,便礼节性地拱手一揖,然后坐了下来。

秦川问道:“郑先生是山西乡宁人吧?”

“是。”

“郑家在乡宁算得上高门士族吧?”

郑崇俭脸色一变,连忙拱手道:“郑家纵有良田千亩家财万贯,却从不欺压百姓为祸乡里,将军如若不信大可命人详查。”

秦川笑了笑,没回应他的话,只问道:“郑先生以为,高门士族的命与山上那些人的命相比,孰重孰轻?”

郑崇俭愣了一下,低头沉吟片刻,便叹了一口气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有高低之分,命却无贵贱之别。”

秦川又笑了笑,指着那杯仍冒着热气的茶,道:“郑先生请喝茶。”

“多谢将军。”

……

角子崖投降当天,秦川便命关帝军继续往东推进,携大炮百门进军太原。

他没有杀郑崇俭,因为没想到啥杀他的理由。

那八千降卒已全部送往娄烦,将在那仔细甄别,不符合关帝军条件者,或不愿再从军者一律赶去种田,剩下的会在娄烦进行训练。

这段时间秦川势必要俘虏不少明军,还要接收大量饥民,他要从明军和饥民当中再招募一到两万新兵并加紧训练,夏季之前尽量扩军。

因为入夏之后很可能有硬仗要打。

秦川进军太原的同时,各地的关帝军也纷纷合兵一处,调集火炮,开始进攻各处要道的明军大营。

这些建在险隘之处的明军大营,是肯定要拔掉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